大森自媒体

首页 > 文娱 >   警察故事系列之《寻神记》第一百七十一章

警察故事系列之《寻神记》第一百七十一章

2018-06-09 00:26:59 编辑:正青春蒙太奇 阅读:7105 栏目:文娱

第一百七十一章

赵普拿起电话一接才知道是党委秘书——大春打过来的。

“赵主任,你怎么还不上来啊?所长已经到了。”大春的口气有点急。

“啊,我马上就到。”赵普猛然意识到今晚要开会学习呢,自己刚才只顾着跟杨峰发信息,把这事给忘记啦,哎呀!

会议按时开始,所长自然坐在椭圆形会议桌的尽头,其他领导按坐次依次坐好。会议自然由办公室主任主持。

赵普先是与所长用眼光交流一下,在征得所长的同意后,他清了一下嗓子说:“今天我所的优秀干警贾浅同志,代表广大基层警察,到省厅参加了座谈会。李厅长对贾浅同志所谈的情况很重视,同时也对基层的警察同志提了几点要求和希望。现在请贾浅同志把会谈的内容简要的汇报一下。”

贾浅其实在开会之前已经给所长单独汇报过啦,这次再汇报就感觉有点得心应手了,开始时还拿着稿子说,后来索性就放开了,反正内容也不多。所长听的很仔细,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眼睛微眯,目光温润,嘴角的笑纹浅浅地拉开,把目光很温和地扫过每一个与会人员。

贾浅发言完毕后,所长说:“小贾同志谈的不错,同志们也发表一下各自的看法。”

大家看所长心情不错,气氛就活跃起来。一个科长就站起来说:“基层同志苦啊,待遇差,压力大,晋升空间小。”

所长一抬手示意他停下来,然后说:“我们要谈的是建设性的问题,不是诉苦大会。”其他人笑起来,科长也笑笑不再言语。

“基层存在的问题是共性的,这与我们的体制有关系,机关大小不同,机构设置不一,级别就不一样。这就牵扯到制度问题。“政工部门的一个主任说。

“上层建筑的问题,我们似乎管不了吧,同志们,我们要从实际出发,说建议,说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思路,对不对?”所长又插了一句话。政工部门的主任张张嘴没话了。

所长谦和地笑着说:“不要冷场啊,就从咱所里存在的问题谈起吧。”说完他微笑地环顾四周,与人目光相遇时,他会点头主动与人打招呼,对视者似乎受宠若惊,赶紧以连连点头和更有亲和力的微笑来回报。最后所长把目光落到了赵普这里,用期待的口吻说:“赵普,你来谈谈咱所基层警察同志,存在什么样的困难和问题吧?”

赵普愣了一下,连忙放下笔,像是刚醒过来似的说:“我感觉基层警察同志存在的问题,要看从哪个角度看了。就咱所而言,基层同志所遇到的困难相对其他兄弟单位来说,应该是少多了。无论是办公条件,还是学习环境,都要优于其他单位,同志们是很满意的。因为咱所的风气好。”

所长打断了赵普的话说:“对,说到风气了,我认为,一个家庭,一个单位,乃至一个国家,风气很重要。风气是不分基层和机关的,大家感受是一样的。一个单位若是风气好了,在基层的同志就顺心多啦。大家说是不是?”众人纷纷点头,连声说是。

“贾浅呢?谈谈你的看法。”所长亲切地说。

“我感觉基层同志感觉苦,感觉累,感觉压抑,除了我们自身工作性质外,还跟心理有关系。因为机关科室和基层监区,似乎对立的很,很多规定指定者是科室人员,执行者还是科室人员。所以基层同志在心理上。”

“心理问题啊?这个不是问题,我们所在这方面采取了一些积极的措施。马上所里就会采取多种形式,对心理问题进行疏导。”所长说完,他再次温和地看着贾浅说:“接着说,贾浅,不要有顾虑,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只有我们发现问题,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今天我们这个会就是要解决问题的。说吧,没关系。”

贾浅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以前在部队时,发言都是一气呵成的,如同做战前动员,那都是激情满怀的讲话,中间是不能停顿的,情绪也是调整好的,中间一停,似乎就连贯不上了。发言也是如此,整理好的思路一旦被打断,就很难再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他苦笑了一下说:“我刚才说到哪儿了?我,我记不得啦。”众人捂着嘴笑起来,只是笑的无声。

“讲到心理那啦,说基层同志在心理上。”赵普瞄了一眼会议记录本,小声提示说。

贾浅似乎才醒悟过来的样子,急忙说:“啊,对,是讲到心理问题这啦。我,我,我能不能提个建议啊,那就是,在我发言的时候,尽量不要打断。我会长话短说,很快的。我希望任何人都不要打断我,等我讲完,再做评议,行不行?”说完他期待地望着所长。

所长先是一愣,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不悦之色,但是他很快就露出开怀而坦荡的笑容,很温和地说:“好,好,你讲,你讲,这次我们都不插话了,大家都静一静,听贾浅同志给我们好好讲讲基层存在的问题。”

会议室里响起没有丝毫压抑的暴笑声。

贾浅没有理会笑声,他迅速调整好思路,用最简洁的语言开始讲:“心理问题产生的根源是基层监区与机关科室的不平等性。无论是评先授奖表彰,还是外出考察学习。无论是晋升提拔职务,还是工作任务压力。科室与基层都存在不平等性。机关有些同志每年都能出去考察学习,而基层有些同志到单位将近十年了至今没有一次机会。”贾浅说的很认真很投入,甚至有时候是慷慨激昂!他讲的时候真的没有一个人打断他,可是大家似乎也没有人认真去听。所长先是眯着眼睛听了一小会,就低着头同身边的秘书大春小声交流起来。王所长没有言语,他似乎一直望着贾浅,眼神似乎还有鼓励,他叼着烟卷,默默地抽着。而其他人却和临近座位的人窃窃私语起来。

贾浅讲完了,会议室马上就安静下来。所长这才抬起头,笑着说:“好,很好,行行,不错,接着开吧。”大家此时的兴趣似乎完全不在会议内容上了,而是对最近市区发生一件凶杀案展开了讨论,也有人说起了去年出去考察学习的奇闻怪事。时不时会场里响起轻松愉快的笑声。所长似乎还有其他事,会议没结束他就走了。所长一走,赵普就问大家:“还有啥说的没有?没有就散会吧。”他用眼神留住了贾浅。等大家都走完了,他才说:“走,到我办公室去一趟。”

到了办公室里,赵普给贾浅倒了一杯水,才语重心长地说:“贾浅,今晚开会啊,你发言不错。但是呢,你不能那样说,尤其是不能公开顶撞领导。”

“我没有顶撞领导啊,我只是在发言啊。”贾浅不解地说。

“这是机关,不是部队,说话,做事都是有规矩的。稍不注意,就会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在咱所里,能在科室里待着的,有几个没点关系背景?,贾浅,你能留在科室的原因,想必你自己清楚。像咱们这样没有背景,只有能力的人,只能是埋头苦干,少说废话,甚至不说话。听我的话,没有错。我在机关待久了,可能也有自己的毛病,但是有一条必须得记住:领导就是一切!若你不改改自己的性格,很快在机关你就呆不住了。”赵普认真地说。

“啊,我知道啦,谢谢赵主任啊。”贾浅似乎很失落地说。

“谢什么?我们是什么关系?再说谢谢就外气了。”赵普说。

走出办公楼,站在苍茫的夜色里,贾浅没有回头,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去监区的准备,他一点也不留恋这象征着权利和地位的大楼。

分享: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