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森自媒体

首页 > 文娱 >   没想到这个圈子里求包.养的女生这么多?

没想到这个圈子里求包.养的女生这么多?

2018-03-13 04:04:25 编辑:娱八星闻 阅读:8795 栏目:文娱

01

繁华的街道上,林蔓一个人站在一个巨大的电子屏跟前。

电子屏上此时正播放着一个人的专访,被采访的男子眉眼清秀,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哀伤。因为此时主持人正在问他一个令人“伤心”的问题。

莫初心!

这是男人嘴里一遍一遍念叨着的名字,也是他的未婚妻,一个月前,婚礼前一天,死于车祸的未婚妻。

“齐先生对莫小姐真的是用情至深!”

主持人由衷的赞叹着。

齐世旻微微垂了垂眼睑:“初心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现在她不在了,我只有尽我所能,将她的心血,莫氏集团经营的更好!”

最爱的女人?

呵呵!

林蔓看着电子屏中齐世旻一张情真意切的脸,唇角,毫不掩饰的勾起一抹讽笑。

“齐世旻真的是好男人啊!莫初心都死了,他还这么痴情!”

“是啊!如果我是莫初心,有这样的老公,死了也甘愿了!”

……

身旁两个经过的年轻女子看着齐世旻的专访,毫不避讳的议论着,听在林蔓的耳朵里,心中,却是愈发的觉得讽刺。

齐世旻,看看你在外人面前,塑造了多么成功的形象!

高贵!

英俊!

痴情!

从前的莫初心,也和所有人一样,以为她这辈子遇到齐世旻,就等于是遇到了这世上最好的男人。可此时此刻,她静静的望着巨大电子屏中,那个让她恨不得撕了的男人,嘴唇缓缓张启,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三个字:

“齐、世、旻!”

你欠我的!我会一点一点讨回来!

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一个月前的那场车祸,没有人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商界传奇莫初心,就那么死了。可是她知道!因为,她就是死在那场车祸中,被不明真相的群众羡慕不已的,齐世旻的未婚妻——莫初心。

一个红灯,让她亲眼看见了对面车道上,齐世旻的那辆黑色迈巴赫里,上演的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一幕。

她的未婚夫,那个世人口中的痴情男人,和她最好的朋友施心贝,热情的,拥吻!

如果不是为了追上去问个明白,她也不会开快车,如果不是接到了齐世旻一个别有用心的电话,她也就不会没有注意到从侧面急速行驶而来的一辆大货车。

“莫初心,你想不到吧,我和心贝的关系,可不只是你刚才看到的那么简单!”

车祸,就那么发生了。直到现在,她都能记得,血液从头顶缓缓流淌的感觉。

她也以为,她会死!可是上天似乎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再次睁眼,她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林蔓!

林家最不受宠的长女,也是世界300强,余氏集团最不受宠的长媳。

她躺在医院整整一个月,林蔓的记忆也随之一点一点的进入到了她的脑海里。这期间,却没有一个人来医院看过她,就连今天出院这样的大日子,她也要一个人步行着回家。

可想而知,她这个余家大少奶奶,当的有多憋屈!

总而言之,林蔓的前半生,都是在被欺负中度过的。不过,那也只仅限于前半生。因为从重新睁开眼的那一刻,她就决定了,要让所有曾经欺负过林蔓的人,都不、得、好、过!

步行了整整两个小时,她终于站在了余家大院的门前。看着眼前奢华无比的别墅,唇角,不禁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上前一步,按响门铃。

“大少奶奶!”

佣人小跑着出来开门,一见到是她,原本还堆着笑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黑眸不觉微微眯起。

连佣人对她都是这副态度!

很好!

脚步不疾不徐的走了进去,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大厅,她就那么自然的笑了。

堂堂余家长媳,住在医院一个月没人理,回到家了,也不见有一个人在。

“夫人呢?”

微微敛了敛心神,她旋即朝着身旁一个正在做清洁的佣人问道。

佣人抬起头:“听说今晚博爱药业举办了一个慈善晚宴,家里的人都受到了邀请。”

都?

呵呵!当然不包括她!

提步,缓缓走上了二楼,左手边第二个房间。

就是这间吧,林蔓心里暗忖,正准备推开门,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蔓蔓!”

不待她缓过神来,身后那个男人随即伸出两只手臂,意图那么明显的,就想要把她禁锢在怀中。

“余子腾!”

虽然林蔓眸光一暗,一个闪身,不着痕迹的避开,佯装镇定的,低沉着嗓音冰冷的说道:

“这里是余家,我是你大嫂!”

这副身体生前除了被婆婆欺负,被老公无视之外,还要时不时的接受这位余家二少的调戏。不过,好在这位余二少也只是生性爱玩,顾忌着两人的身份,而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伴随着林蔓的话音落下,那双举在半空的手臂明显一个僵硬:

“你……是林蔓?”

从前的林蔓,可不会这么说话!更不会有这种逼仄人的气势。

“你觉得呢?”

林蔓唇角一勾,拉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所以,你还不走么?”

刚才佣人不是说余家的人都受到了邀请么,这个时候没人在,想必已经都离开了。

“走啊!”

余子腾果然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一说到这个话题,方才一瞬间心中的疑惑顿时烟消云散:

“最讨厌参加这种活动了!而且还要携带女伴参加!”

林蔓浅笑,从前的莫初心,也很讨厌。

“带个女人对你余家二少来说好像不是什么难事吧,你勾一勾手指头,恐怕排队的女人都能从这里排到长安大街了!”

“那些女人?

我还是不给自己添麻烦的好!”

他一向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角。如果带个女人参加这么隆重的场合,恐怕想让对方不多想都难了。

余子腾耷拉着脑袋,似乎对这件事,真的很为难。而却丝毫没有注意,林蔓深邃的黑眸之中,一闪而过的光芒:

“或许,有一个人,不会给你添麻烦!”

02

“谁?”

余子腾两眼放光,抬眸定定的看向一脸笑意却不再言语的林蔓。

“……”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了出来。

“你说的,那个不会添麻烦的人,该不会就是你吧!”

“为什么不呢?”

林蔓唇角轻扬,却掩饰不住眉眼间的一丝狡黠。

……

最后的最后,余子腾终于是带着林蔓,出现在了恒大花园酒店大厅的慈善晚宴现场。

甚至于,当林蔓挽着他,优雅从容的走进会场之时,余子腾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当时就鬼迷心窍的答应了她的要求。

要知道,从前的林蔓,别说是来这种场合,就是人多一点,都会死死的低垂着头,害羞的连一句连贯的话都说不出来。

林蔓本来就生的一副祸国殃民的漂亮脸蛋,身材也修长纤细。可惜她一直都不善于搭理自己,所以浪费了老天给的这么好的资本。

而今日的林蔓宛若换了一个人一般,一身黑色的大摆席地长裙,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端庄却不失优雅高贵。一进到会场,就吸引到了众人的目光。大家都纷纷猜测,这位突然出现面孔生疏、气质不凡的美女是谁。当看见她身旁站着仍旧有些缓不过神来的余子腾时,众人心中都不禁替林蔓惋惜了起来。

要知道,余子腾在豪门圈子里,可是公认的花心大少、纨绔子弟。

林蔓尽量保持自己脸上从容的笑容,视线不着痕迹的从大厅内扫过,搜寻着那个让她做梦都忘不了的身影。

结果,一无所获。

他居然没来?

这种场合,他居然会错过!

呵呵!

看来,从前的莫初心,太自以为是了。她以为自己够了解齐世旻,却没想到,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发现她以为的了解,全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是一个精心编制的谎言与阴谋。

其实,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我去个洗手间哈!这么多人看着我,实在是有点紧张!”

身旁,余子腾看似已经平静了下来,脸上保持着这种场合该有的笑容,附在林蔓耳畔低声呢喃了一句。

真是好笑!

“余二少什么时候也会紧张了?”

“我一直都会紧张的好不好!尤其是——在你身旁!”

余子腾不怀好意的在林蔓耳畔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带着挑、逗情、欲味道的气息毫不避讳的喷洒在她白皙的肌肤上。

“那你最好,小心你的心脏了。别哪天因为紧张过度一下子不跳了!”

林蔓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丝毫没有理会那一刹那余子腾高大挺拔的身躯,明显的一个僵硬。

从今晚在余家第一次看见林蔓开始,余子腾就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和从前那个好欺负的林蔓不一样了,可是,究竟是哪里不一样?

分明!一模一样!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能够引起他的兴致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何况,是一只带刺的玫瑰!”

一句话说完,余子腾真的转身离开,朝着大厅标示的洗手间位置走去。

林蔓看着余子腾潇洒离去的背影,黛眉不禁轻轻一蹙。

余家的男人,都是这么奇葩的么?

“林蔓,你怎么在这里?”

前脚余子腾刚一离开,身旁就传来了一个极其不友好的声音,甚至于,带了些毫不掩饰的厌恶。

林蔓缓缓转过身,看着那个此刻出现在她面前,打扮的珠光宝气的女人:

“妈!”

唐慧云,她的婆婆,余氏集团的第一夫人。

林蔓想象得到,若不是碍于场合,唐慧云见到自己和余子腾一同出现在这里,脸色该是有多难看。

豪门中的人,最会的,就是伪装!

“你怎么到这来了?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场合,是你这种人该来的么?”

唐慧云压低了声音,却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不满。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可是唐慧云见到她,没有一句关怀,有的,只有指责。

林蔓心底一个冷笑。

她这种人?

在唐慧云心里,林蔓这个媳妇根本就算不得余家人,这些事情她今日一回到余家就已经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若不是知道现在还不是和这位“婆婆”硬碰硬的时候,她还真想好好告诉告诉唐慧云,她是哪种人。

敛了敛心神,佯装着一脸委屈:

“妈!我知道我以前总是给余家丢脸,我刚出院回家,只想老老实实的呆在家中。但是偏巧被子腾撞见我在家。

子腾那性子您也知道,他出于考虑,自然是不想带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硬要拉着我一起来,说好歹我也是他大嫂,是余家的媳妇,我拗不过他……”

林蔓说着,眼眶还真的煞有其事的红了一圈。

微微蹙了蹙眉心,唐慧云莫名一个怔楞。

林蔓说的没错,余子腾的性子,没有比她这个做母亲的更清楚。但是唐慧云总觉得,林蔓的话中,好像带着点含沙射影的意味。

唐慧云不禁定睛看了看林蔓,可却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是她想多了吧!林蔓在余家三年,是个怎么样的人她早就一清二楚了。这种别有用心的话,她是说不出来的!

思及此,唐慧云的脸色也稍稍缓和了一些,朝着林蔓低声说道:

“既然来了,就注意点!千万别做出什么不和身份的事!”

“我会注意的,妈!”

林蔓乖巧一笑。

“哟!这不是大嫂嘛!听说之前出了车祸,这么快就出院了?”

这时,走到唐慧云身旁的白~结突然间看着林蔓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丝毫不掩饰对林蔓的鄙夷和嘲讽。

一个月还快?

她是巴不得她在医院里住一辈子不回来吧!

白~结,唐慧云没有血缘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却喜欢余振霆喜欢的不得了。可惜她前些年一直在国外,等回到国内的时候,余振霆已经是林蔓的老公了。

所以,这份怨恨,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林蔓的身上。

林蔓唇角轻轻一扯,拉出一抹无害的笑意:

“小洁你不了解余家的情况,所以才会不知道,其实我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月了!”

03

语气云淡风轻,看起来和从前也没什么不一样。只是,不了解余家情况,言外之意,白~结对于余家来说,是个外人!

白~结一听林蔓的话,一张还算妩媚精致的脸,顿时变得惨白.

她本来就恨惨了这个女人,若不是她运气好,若不是自己来不及,余家长媳的位置,怎么会轮到这么一个草包来做!

居然,还敢在这里揭她的伤疤!

不管林蔓是有心还是无意,此刻,如果不是唐慧云在旁,她恐怕早就跳起来和林蔓撕bi了。

握着高脚杯的手指微微的一个用力,白~结努力的让自己露出了一个笑容。

“好了!”

唐慧云有些不悦的低声冷斥了一句:“安分点!”

说的,自然是她。

林蔓也不多说,只是依旧装作一副无害的样子,看着唐慧云有些鄙夷的转身,想要带着白~结离开。

“余夫人!”

蓦地,身旁一个优雅高贵的中年女人上前一步,冲着唐慧云友好的一笑,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林蔓身上。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儿媳妇,林蔓!

蔓蔓,这是博爱药业的谭夫人!”

唐慧云见状,连忙介绍了一番,言罢,还不忘朝着林蔓使了个眼色。

林蔓自然认识博爱药业的谭小君。从前,在她还是莫初心的时候,和博爱药业有过生意往来,自然也就有过几面之缘。

“谭伯母您好!一直听我婆婆提起您。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林蔓上前一步,恭敬的朝着谭小君问好,看起来优雅得体,丝毫没有一丝违和感。

唐慧云本来还担心,林蔓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场合,会给余家丢脸。却没想到林蔓不仅没做出什么让人贻笑大方的举动,反而是举止大方,谈吐有礼。

唐慧云心中微微惊诧,没想到,林蔓出了一次车祸,竟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蔓蔓真是会说话,慧云,没想到你竟有这样一个懂事的儿媳妇!”

但凡女人,都喜欢听人夸自己,豪门圈子内的这些个太太夫人,对这一招,更是受用。一听林蔓这么说,谭小君连对唐慧云的称呼都变得亲密了许多。

“以前我身体不好,所以很少出门。”

林蔓极为得体的回答着,脸上始终挂着优雅的笑容。

站在一旁白~结此时的脸色极为难看,她本来以为,唐慧云见到林蔓出现在这里,就算是不大发雷霆,也会把她赶回家去。却没想到,林蔓只是三言两句,不但让唐慧云默许了她的留下,反而不着痕迹的强调了一下她才是余家长媳,甚至还通过谭小君的事情在唐慧云的心中扭转了印象。

余家长媳!!!

这本该是她的位置,凭什么,林蔓可以心安理得!

怎么可以!

想到此处,白~结的眼中,几不可见的闪过一抹怨毒。

端着托盘的侍应生从身旁经过,白~结看着托盘上摆放整齐的香槟酒,心中顿时腾升出一个计策。

林蔓,你等着出丑吧!

白~结上前一步从托盘上拿起一杯香槟,不着痕迹的将拇指佩戴的戒指往杯中抖了抖,一点细碎的粉末状物质,随即混入微黄的香槟酒中,无声无息,消失无踪。

本来,这是今晚准备用在余振霆身上的,不妨,就先让林蔓试试。

“大嫂!”

白~结脸上挂着笑,随即将手中盛着加了料的香槟酒递送到了林蔓手中,示意她跟谭小君碰杯。

林蔓微微一顿,顺势接过。

“谭伯母,我敬您!”

……

碰过杯,喝过酒,唐慧云和谭小君便去到了另外一边。林蔓敛起神色,眉心微微一皱,随即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白~结。

白~结静静的回看向林蔓,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眸中的得意,毫不掩饰。

“白~结,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惹我!”

林蔓轻轻蹙眉,旋即凑到白~结跟前,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她可不相信,方才白~结真的有那么好心,在合适的时机递给自己一杯酒。

“林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最好听不懂!”

冷冷的抛下了一句,林蔓随即转身,向大厅内的一处角落走去。

前世,她就不大喜欢这样的场合,这一次,若不是为了亲眼看看齐世旻过的到底有多好,怎样堂而皇之心安理得的享用着她辛苦打拼下了商业帝国,她也不会来!

白~结站在原处,看着林蔓纤瘦却坚毅的背影,握在高脚背上的手指不禁用力捏了捏紧。

林蔓,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神气的!等你被唐姨赶出余家,振霆哥哥的妻子,余家长媳的位置,就是我的!

大厅内,主持人正站在台上拿着麦克风侃侃而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台上。却没人注意到,站在角落里,神色有些异样的林蔓。

此刻的她,明显觉得头晕晕的。按理来说不应该,且不说她的酒量如何,单单一杯香槟,根本不会醉。

不只是头晕,还有一股极为明显的躁热在体内涌动。她的脑袋有一秒钟的激灵,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

抬眸,看向了人群中,前排站在一个高大挺拔背影身旁的白~结,嘴角,冷冷一勾。

白~结,你这回,是真的惹到我了!

林蔓死死的咬着唇,艰难的迈动着步子,朝着大厅外走去,却没发现,在走出大厅的那一瞬间,人群中,突然间一道灼灼的视线朝着她投射而来。

“振霆哥哥?”

白~结眉眼俱笑,心里却有些慌乱,他,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余振霆淡淡的转回过头,并没有理会白~结。宛若枭鹰一般漆黑深邃的瞳眸之中,掩饰不住的冰冷睿智。棱角分明的五官宛若刀斧削刻过一般精致。黑色阿玛尼西装下,掩饰不住他精壮结实的腰身。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逼人寒凉,就连此刻洒在他身上的灯光,似乎都不能将周遭的空气温暖。

唇角,不自觉得轻轻一个勾起,随即迅速敛去。薄唇轻轻张启,低低的吐出了两个字:

林蔓!

04

春日的夜风有些凉爽,轻轻的打在身上,却浇不息她此刻体内愈发难耐的燥热。

死死的咬着唇,林蔓艰难的迈动着踉跄不稳的步子,极力的压制着体内蠢蠢欲动、愈发明显的渴望,只想要快一点离开这个地方。

理智越清醒,灵魂就越空虚,她不知道还能够坚持多久。

“蔓蔓,原来你在这啊!”

蓦地,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林蔓心中一喜。

还好是他!

待到那个身影一走进,林蔓随即抬手死死的攥住了他的胳膊,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余子腾,送我回家!”

余子腾微微一个怔楞,此刻的林蔓和之前很不一样,白皙精致的面容下,掩饰不住异样迷离的红润;纤瘦柔软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传来阵阵撩人的灼热。

他常年游走于各个夜场,经历过各种女人,所以只是一眼,便能看出林蔓出了什么问题。

只是……

没想到在这种情形下,她居然还能够露出这么冰冷慑人的目光。

这个女人的定力……

“你被人……?”

“先送我回家,快点!”

林蔓没有否认,只是咬着牙,死死的攥着余子腾的胳膊,。

余子腾高大挺拔的身子蓦地一僵,感觉到林蔓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胸膛之上,不自觉得,眼神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精光。

可是看着林蔓那双透着毫不掩饰冰冷的眸子,他体内的躁动,竟然就那么没有理由的生生的压制了下去。

心神微微一敛:“回家也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你还能坚持么,我先打个电话。”

林蔓拧结着眉心,定定的看了一眼余子腾,随即轻轻的点了点头。这种时候,只能选择相信他。

“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嗯!”

余子腾一只手揽着林蔓,另一只手空闲出来掏出电话。

而这样的一幕,在外人看来,就显得格外的,暧昧!

白~结站在大厅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大厅外泳池旁的林蔓和余子腾,唇角,随即浅然一勾。

“唐姨,你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此时,唐慧云正陪着余长恩应酬几个商业伙伴,突然间被白~结这么一叫,脸上明显扫过一抹不悦。抱歉的朝着几人笑了笑,随即将头别向了另外一边,凑在白~结耳旁压低了声音说道:

“什么事?没看见我正在忙么?”

余长恩此时虽然面色上依旧波澜不惊,但是眼眸中,已经明显的表现出了不满。

白~结也顾不得那么多,如果再耽搁一会,林蔓和余子腾离开,恐怕她就要错失这次机会了。

“唐姨,我……你跟我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这种时候,说的越多,反而越不好。

唐慧云拧了拧眉心,白~结平日里也是个有分寸的人,现在这么不合时宜的叫自己,而且还表现出了一副事态真的很严重的样子,大概,可能真的有什么事吧!

在余长恩耳边低语了两句,又朝着其他人简单解释了一下,唐慧云才跟在白~结身旁,朝着大厅外的游泳池走去。

慈善晚宴的大厅内,灯光异常明亮,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投射在游泳池旁的一对人影身上,愈发的显得暧昧不清。

唐慧云的脸色立马就黑了下来,从她这个角度看,林蔓柔软的身子正攀附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好似正在与那个男人热烈的,拥吻!

白~结狠毒的眼神毫不掩饰:和小叔勾搭在一起,林蔓,看这一次唐姨不把你赶出余家!

然而下一秒,事情却毫无预兆的发生了逆转。

因为林蔓稍稍动了动,刚好露出了那个男人的面容。

精致的宛若刀斧雕刻过一般棱角分明的面容,如枭鹰一般的黑眸,凌厉而阴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冰冷气息。

余振霆!

唐慧云刚一认出余振霆的时候,有那么一秒的怔楞。他和林蔓虽然结婚已经三年多了,但是自从林蔓进门,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不怎么好。

可是没想到,林蔓今日一出院,两个人竟然就变得这么的……亲密了!

“振霆哥哥!不是的!”怎么会是他?

白~结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刚刚,她明明看见林蔓和余子腾纠缠在一起,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余振霆?

“小洁,这就是你不分时间、场合把我叫出来的原因?”

显然的,唐慧云的脸上表现出了气愤,声音也随之变得冰冷:“我一直以为你很懂分寸,你知道刚才我和你伯父陪的那几个人有多重要么?”

“不是的!唐姨!”白~结连忙开口解释:“我刚才看见的明明是林蔓和子腾两个人……”

“够了!”

唐慧云极不耐烦,明显的不想再听她多说一个字,旋即又转向了另外一边的余振霆和林蔓:

“你们两个也是,要注意一下身份和场合!”声音,明显温和了许多。

“我知道了,妈!”

余振霆薄而性感的唇轻轻张启,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完全听不出一丝情绪。而此时的林蔓正将头死死的埋在他的胸膛之上,在外人看来,也不过是因为害羞而做出的举动。

唐慧云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不再理会白~结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即转身,又进入了大厅之内。

“还不走?”

看着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他和林蔓的白~结,余振霆狭长的眸不禁微微一个眯起,低沉而带有警告的声音,随即溢出喉咙。

白~结不由自主的一个瑟缩,对于余振霆,她永远都是这么的,没来由的惧怕。

狠辣怨毒的眼神,再一次看向了林蔓,死死的咬了咬唇,随即转身,跟在唐慧云的身后,离开。

待到所有人一离开,余振霆随即毫不留情的一把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的林蔓。此时的她分明已经隐忍到不行,满是汗水的额头,透着血迹的红唇,还有那一只死死攥着,连指尖嵌入血肉都不肯松开的双手。可是那双眼睛,却依旧没有一丝情欲,甚至于,冰冷的可怕。

心底,蓦地有什么东西,一撩而过!

05

“哥!”

林蔓一被推开,躲在树后的余子腾便走了出来:“她现在不能再耽搁了,必须马上……”

一句话还没说完,余子腾便看见林蔓的身体被余振霆毫不留情的拧了出去。

怔楞楞的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的背影,半晌,唇角轻轻一扯,划出一抹略带嘲讽的苦笑。

那个女人,是他的大嫂!

……

余振霆冷着一张脸,不带任何表情的将林蔓一路拧出了恒达花园酒店,生硬的塞进了车里,自己坐上驾驶座启动了车子,只是,脚下的油门,不知不觉踩到了底。

车窗被摇下,林蔓几乎将整个头都探出了窗外,任凭冷风打在脸上。

她忍得很难受,很吃力。可越是这样,心里越不甘。

白~结!那杯酒!

很好!

其实,早在白~结转身的时候,她就看见了。她可不认为白~结看见那么一幕会真的假装没看到而离开,所以也就想到了白~结会找唐慧云告状。

只是,在推开余子腾的一瞬间,身子,却跌入了另外一个怀抱。

那一刻,算是她和这个名义上是她老公的男人,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吧!

当时的余振霆,脸色很不好,似乎是很厌恶她的碰触一般,冷冷的瞥了一眼。却在备离开的那一刻,被林蔓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的缠绕住了。

这种时候,必须要让唐慧云看见这一幕。

身体几乎不受控制,理智却惊人的清醒。

林蔓嫁进余家三年,虽然表面上看来,唐慧云对于林蔓和余振霆那种不冷不热的关系默认不予干涉,其实心底里,还是希望林蔓能够早一点给余家生个孩子。

所以,想要先获得唐慧云的心,必须先投其所好。

她承认,那一刻,她利用了余振霆,显然后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当时还好她拼着老命死死的攀在他身上不下来,不然唐慧云看见的,恐怕就是另外一副样子了。

冷风依旧在刮,林蔓修长纤细的大腿不断的左右上下交错着,双手死死的用力攥着,体内那股燥热愈发的难以忍耐。

一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余振霆的视线不自觉得会扫过林蔓。此刻,她分明已经忍得很难受了,却依旧能够保持理智。

不禁,侧目!

这个女人,真的是在余家呆了三年的那个?

车子很快便停在了余家大院的门前,林蔓推开车门,几乎是一阵风一般的跑进别墅,推门进入到二楼,那个“属于”她和余振霆的房间。

来不及脱下衣服,径直冲到洗手间,打开淋雨。冰冷的水从花洒中喷洒而出,浇在她的脸上,身上、却浇不灭她身体的欲望。

燥热越来越难耐,越来越抑制不住,林蔓使劲的将头撞向墙壁,疼痛却仍旧无法让她体内的火焰熄灭。

理智,似乎一点一点的,正在被腐蚀殆尽。

突然,洗手间的门被打开,视线移转,所及之处,是一个高大而挺拔的身影。

那一刻,林蔓几乎有些看不清眼前人的相貌,却出于本能的,想要靠近,靠的更。

下一秒,身体终于代替理智,冲了上去。

吻,猝不及防的落在了余振霆冰冷的唇瓣之上……

分享: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