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森自媒体

首页 > 文娱 >   自带管弦乐队的豪华监狱空降重庆大剧院!《我,堂吉诃德》,一个伟大的故事,一曲理想主义的颂歌!

自带管弦乐队的豪华监狱空降重庆大剧院!《我,堂吉诃德》,一个伟大的故事,一曲理想主义的颂歌!

2018-02-07 17:17:49 编辑:重庆大剧院 阅读:3527 栏目:文娱

昨晚,由七幕人生出品的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我,堂吉诃德》中文版顺利完成了在重庆大剧院的首场演出,场面火爆,观众对《我,堂吉诃德》纷纷给予了好评。一开场女吉他手的solo就让人迅速入戏;堂吉诃德一开嗓,“茫茫征途”就此开始……

重庆大剧院化身自带管弦乐队的豪华监狱,上演“追梦故事”。两个小时的演出中,观众们被舞台上的人物命运牵动着心,同堂吉诃德一同经历了有笑有泪的旅程。当那首经典的《不可能完成的梦》音乐响起,巨大的感染力让不少观众留下感动的眼泪。 现场演奏的音乐让人惊艳,演员们的演绎无懈可击,动听又动人,震撼又振奋!

一个伟大的故事一曲理想主义的颂歌

音乐剧《我,堂吉诃德》取材于西班牙文豪塞万提斯的不朽名篇《堂吉诃德》,采用戏中戏的结构,巧妙的将堂吉诃德家喻户晓的冒险故事与塞万提斯的经历和思想相结合,讲述了时任税务官的塞万提斯,因为试图向一所教堂征税,而被投入了监狱,不得不接受来自其他犯人的拷问。塞万提斯用自己所写的故事为自己辩护,这故事讲述了一个名叫阿隆索·基哈诺的年老地主,钟情于骑士年代,将自己称为堂吉诃德,准备行侠仗义,惩恶扬善。塞万提斯和他的仆人说服犯人们配合他们,在宗教裁判所的审判来临之前,一起排演一出关于堂吉诃德的戏剧……

荒诞故事里的那个疯老头,用他不足一提的力量,强撑起了属于他一个人的英雄追梦。正如他的信仰——已经被时代遗忘的骑士制度,早已随波逐流,消散无影。

堂·吉诃德“幡然醒悟”的余生,是他一个人的战斗。在别人眼里,他是个疯子,没有人会理解一个疯子的行为!但是堂·吉诃德却一直坚守自己的英雄气概,为了理想百折不回。他的追梦之旅,到临了,才被阿尔东莎理解,然而这个“疯老头”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演出到这里,你可以清晰的听到台下观众的啜泣声,看到无数人为堂吉诃德的执着和坚持所感动。

自带管弦乐队,真实还原中世纪监狱

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我,堂吉诃德》的故事发生在十七世纪,为了完美呈现故事风貌,七幕人生音乐剧团队不仅在舞台布景、服装道具方面下足了功夫,更将整个剧场打造成了剧中的监狱场景!

说是豪华套间都一点儿不过分——宗教法庭为了凸显威严,在监狱里安装了一台全自动起降吊桥。每展开一次都让人心惊胆战,更别提“镜子骑士”也痛下血本换了一面新镜子,让所有人都为堂吉诃德捏了一把冷汗~

本次的演出采取的现场音乐演奏形式,直接将乐队放置于舞台的另一个监狱牢笼中——乐器包括长笛、单簧管、双簧管、巴松管、法国号、小号、长号、键盘、吉他、贝斯、鼓组和定音鼓,现场声效相当有层次感!

经典歌曲《不会成真的梦》催人泪下

剧中名曲《不会成真的梦》(The Impossible Dream)自从1965年问世以来,已被广泛应用在各种场合。而作为中文版歌曲,歌词的译配水平更为重要,分分钟决定了一首歌是否还能被继续称作名曲。这部剧、这首歌的译配出自国内音乐剧译配第一人——程何。绝大多数中文版音乐剧《狮子王》《音乐之声》《Q大道》等均出自她手。

《不会成真的梦》(The Impossible Dream)原版英文词蕴含的力量已深深打动人心,更有许多观众表示在程何精心的译配之下,中文歌词更能触动自己。

《我,堂吉诃德》

今晚最后一场

音乐剧《我,堂吉诃德》荒诞喜剧的外壳精巧,戏谑搞怪酣畅淋漓,但笑点都在情境情节之中,人物性格之内,并无活报剧的拼贴涂抹,随心所欲不逾矩。而它的深刻之处,在于所有的笑点背后,都蕴含着巨大的悲悯与同情,直接勾连起观剧者的现实感悟:我们的内心深处,其实都有一个梦骑士,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冲出心墙,做一个活在自己梦想中的堂吉诃德。

剧中卑微至极的厨娘阿尔东莎最后被疯狂骑士的精神感召,发现了卑贱人生中蕴藏着的高贵意义,而我们也在感动中被感化,那疯狂表象下,藏也藏不住的梦想之光,瞬间也照亮了我们。

《我,堂吉诃德》,是一场梦骑士自我救赎的奇幻漂流,也是对我们的一次灵魂拷问。堂·吉诃德的形象从梦幻里走进现实,他的勇气,让人生畏,也让人哀叹。

这场亦幻亦真的剧情结束,你也从矛盾的时空被解救出来,然而那个梦幻破灭的瞬间,你还是会为之泪流不止......

演出今晚最后一场

一起到剧场里和堂吉诃德一起

追寻心中不灭的理想!

最后的购票机会,请勿错过~

分享:

微信